邪灵昭然白

destiel最大本命不解释,杂食党,无洁癖,古今中外爱爬墙。可逆可all不可拆,最大雷点OOC。没事少点戾气,不撕逼,都是自家本命没啥对错。墙头是用来萌的,不是用来糟心的,生活还是开心最重要!

随笔

《记忆》与《变迁》:比起大城市的日新月异,初到雅安时入目的陈旧让我惊讶。环顾四下,群山闭塞,让久居成都平原的我很是不惯。几个高楼,鹤立鸡群,最多是灰扑扑的几层高民居,有些许还裸露着红砖。胡乱穿插的电线缠绕在横七竖八的水管上,灰暗的单元楼道压抑不已,配合着多日的阴雨潮湿,遍体生寒。可在这陈旧的另一面,又会有一种“悠然见南山”之惬意。穿过阴暗的楼梯,难得的阳光照进那方存阳台,知寒方才知暖。也许多年以后,我在回忆起对雅安的印象,最深的可能也会是这一点。可是,每当我路过街口,我都可以看到那些日益拔高的楼房。我知道,雅安也许脚步慢一些,但是依旧是在被时代推着向前,渐渐的,净土变迁,现在的雅安也会成为我记忆影像。
《弃》:当我们站在光明之下,感叹世间美好,是因为黑暗隐藏了丑陋与污垢。我看到那几辆废弃的三轮车被扔在阴暗肮脏的角落,想起了我曾最爱的书和玩具,它们现在也在不见天日的床底,这几辆三轮车也是曾是谁风雨同行的伙伴吧。而现在,它破旧不堪,它被弃在这里,它的过去无足轻重,无人问津,唯有黑暗接纳了它,正如所有被弃之物共同的归宿。我想,当我的年华老去,变成无人搭理的老婆婆,黑暗也会是我的归宿。
《食,痛》:支配其他生物的性命,以宰杀之痛满口腹之欲,这是生而为人的傲慢。多么庆幸,作为一个人,不用担心被剥皮锉骨,还有闲心表达同情,然后若无其事在餐桌上大快朵颐。食欲,最原始的欲望,过胜的食欲也会成为原罪。我很好奇,现在端坐在食物链王座之上的我们,如果必须面对更加高级的捕食者,又会是怎样。体会剥皮锉骨的痛苦,成为鲜美多汁的食物。

评论

热度(1)